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或许长公主也没有想到,仲溪午会用她帮华浅脱身的手段帮助华浅一家实现真正的团圆吧。

一、仲溪午的目的

仲溪午在拿到华浅的证据时,他就已经在谋划将华浅接入仲宅的事了,他让华浅在宴会时揭发华文昂的罪行,这个举动一举三得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其一,华浅可以凭借揭发自己父亲大义灭亲的美名成功进入仲宅,可以堵住外面管事得嘴,还可以用这次举报将华浅从华家的事情中摘清,让她可以干干净净、清清白白的站在他的身边。

其二,正如孟家假扮刺客浑水摸鱼的事情一样,证据是由暗探查来并不能直接摆在明面上。华浅是华文昂的女儿,这些证据从她手里交出来,这些证据便算是过了明处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其三,牧家被华家构陷后,华家一家独大,华家早就成了仲溪午的心腹大患,如果他和华浅在一起,华家的实力便会更如日中天,华家是无论如何不能被保住的。借华浅之手除去华家可以免去很多麻烦。

二、编剧的“补救”

电视剧里仲溪午的人设远没有原著中的人设讨喜(当然,原著中的男主人设也不讨喜)。

原著中的男主是皇帝手握大权,全天下都是他的,他的占有欲自然是比旁人大,可是现在男主的身份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家主却仍然是这个性子,真的让人无法理解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牧遥都已经不追究了,仲溪午却不愿放过,执意让华浅在宴会上揭发自己的父亲,还让偷华浅证据,背叛过她的银杏来身边伺候她,这到底是爱她还是恨她?

他让华浅众叛亲离,却用一句“我是为你好”来略过对她的所有伤害,这个人设真的每一点都踩在了我的雷点上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当然,仲溪午这个人设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主要是编剧的锅,为了美化华浅和华家,将华家的罪削减了,原著中恶贯满盈的华家,电视剧版里只有构陷同侪这一宗罪了。

苦主牧遥已经对华家构陷一事释怀,仲溪午的坚持和公正便显得格外牵强,说不好他是为了华浅还是为了达到他自己的目的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编剧想要补救却不能再用皇权和身份去弥补,只能将这一切往仲溪午不知道华浅和父亲的亲疏关系上靠。

三、仲溪午的成全

华浅让长公主用假死的方式送走,可终是没有不透风的墙,很快仲溪午便察觉到此次华浅的“死”不简单,他派人到处搜寻,终于寻到了华浅的踪迹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华浅被长公主看护在了一个江南的小镇上,她让人给她留了足够多的钱财,许诺只要华浅不离开这个小镇,便可保华氏一门无虞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仲溪午虽然知道了华浅的消息,他将秦云派去了华浅身边,做华浅喜欢的糕点,做她爱吃的食物,他不敢再将她随便带离,他知道他护不住她,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长公主自以为是为他好,用假死之名将华浅送走,名义上是为他好,可实质上却让他痛不欲生,这时的他才终于明白他自以为是为华浅好,可实质上对她造成的伤害有多锥心刺骨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被回旋镖扎过的仲溪午才顿悟真正的爱不是占有而是成全,所以这一次他选择了“真正以己度人为她好”的方式助她达成所愿。

他让陈渊他们不断和华戎舟对练,为的就是将华戎舟的武艺提升,将他送到华浅的身边,让他可以护住她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他去华家看望华文昂之后才明白,当初他让华浅做的是怎样一个强人所难的选择,他才知道华浅当初为何不愿用她父亲当垫脚石走到他的身边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 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知晓一切的仲溪午决心弥补,他将自己选仲家主母的选择权让了出去,为的就是想要长公主松口给华浅真正的自由,他在华家也设计了一场大火,让华家人假死在大火之中,让华家人实现了真正的团圆。

结语

仲溪午当初迫切的想要华浅走到他的身边,为的就是那一口生日汤饼,他生日那天满心欣喜走到华浅的房里,以为华浅也会像给大爷煮生日汤饼那样给他亲自下厨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可却没有,她还是那样言语冷淡,出言讥讽,他知道这辈子再也不能吃到她亲自下厨的生日汤饼了。

直到他用自己仲家主母的位置为华浅换来真正的自由以后,在他决心放手的时候,他终于等到了她为他做的生日汤饼。

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 《为有暗香来》仲溪午放弃仲家主母选择权,是为了更好的成全华家

可是这时的他却不敢再吃了,他怕吃了以后便再也放不下她,更怕吃完以后就此对她放下了,他想要的从来不是生日汤饼,而是那个为他洗手作羹汤的人。